首頁 >>

七旬女婿給九旬岳母煨湯

我的岳母從事餐飲業,擅長煨湯,也愛喝湯。上世紀七十年代,我和老伴談戀愛,每到她家,吃飯時常有一碗豬肚湯。肚片白白的,湯汁濃濃的,加些蘿卜或粉條,喝起來噴香。

那時,豬肉計劃供應,憑票購買。岳父是餐館采購員,每天去菜場,順便帶些豬肚類的肉食和菜蔬回來。我初次去她家,岳母笑著對我說:“常來玩吧,有什么吃什么。”我傻乎乎的,也沒說聲感謝的話。隔三差五,我就往她家跑。年輕人熱戀時,再忙,總想多見面,說說悄悄話;此外,說實在的,那時物質匱乏,一碗豬肚湯堪稱不折不扣的美味佳肴,很具吸引力。岳母的鄰里左右,有新洲的、黃岡的、云夢的……大家彼此關系很融洽。湖北人愛喝湯,她常把煨好的湯端一碗送給和她十分要好的大媽。這位大媽煨了湯也回贈,一來二去,跟我也熟識了,有次過年,還把我這隔壁家的“準女婿”請到她家喝湯。

一轉眼,幾十年過去了。如今想起這段往事,心里甜滋滋的。我常跟老伴開玩笑說:“你媽的湯煨得好呀,我們的婚姻是喝湯喝成的。”她笑著說:“你這人就好吃!”岳母年逾九旬還常來我家小住,滿口的牙幾乎掉光,只能吃些柔軟的飯食。我們總想著法子讓她感到味美可口。現在,生活條件極大地改善了。我知道她愛喝湯,每次來必定煨,雞湯、鴨湯、豬肚湯、排骨湯……想喝啥喝啥。

前不久,老伴又把她接來了。我去買菜,臨走前問她:“太婆,您想喝么湯咧?”“天蠻熱,不喝了。”“豬肚湯吧,好久沒喝了。”老伴插話。我們相視而笑,知道老人家在講客氣,怕給我們添麻煩。“拿什么做勾頭呢?”我問老伴。“山藥,姥姥愛吃山藥!”女兒快嘴快舌,搶著說。我回過頭,用詢問的眼光看著岳母。“好,好!”她連聲應允,那布滿皺紋飽經滄桑的臉上綻開了甜蜜的笑容。

文章來源:穿戴巨頭走人

標簽:五環之歌不侵權,多多與妹妹剪短發,比爾蓋茨辦公室曝光,cba季前賽,孫楊聽證會時間

搜集印度现金彩金 篮球分盘即时指数 飞艇开户 p3试机号彩宝网近30期 北单奖金到底怎么算 足彩胜负彩 湖南幸运赛车历史开奖结果 沙盘制作赚钱吗 网上卖家具很赚钱吗 广东11选5手机助手 排列3走势图30 球探网足球比分 足球指数足球即时指数亚洲指数 我想下载免费麻将 扣篮团队怎么赚钱 快乐10分复式计算器 中国足彩网比分直播即时比分